一方通行

杂食 圈地自萌

【扉泉】二次生命 8


*从一次被迫救人开始

假如泉奈复活并且救了差点死去的扉间。
此文情感方面恐怕会很慢热
无大纲无文笔的产物
可能有ooc和私设以及各种bug出没。

8

扉间醒来的第二天清早就和村中高层开了个会。大家开始还和和气气地一同祝贺他出院,毕竟人也是伤得挺重的。

不过正式开始说事的时候,这屋子里就有些火药味。关于和谈的事,大家都各有想法。激进派认为赔偿应该多要一点,木叶过去为忍界和平作出了很大代价,本次战争也不是木叶挑事的,有理就应该趁着有理多提要求。但也有人认为这不太合适,要求过多反而显得无理取闹,不但失了气度,各国也不会答应这种要求。

双方都各有道理,扉间暗自掂量着谈和的筹码,想着木叶应该提出的条件,觉得正是时候,开口道:“我想让宇智波泉奈去参加会谈。”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一时有些吵闹的议事厅也变得鸦雀无声。众人都看着突然跳转到另一个频道的二代火影。

怎么突然说到这个人了?

不过大家反应速度也都很快,志村首先说道:“不管他现在是怎么复活的。宇智波泉奈这个人,不可信。”

扉间摇了摇头,“所以我更要看紧他。”

“那他要是心怀叵测破坏了这场会谈怎么办?”
自然也会有这样的疑问出现。

扉间笃定地答道:“他不会。”那个人,把宇智波斑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而且泉奈也没有什么非要破坏会谈的理由。

在和泉奈说让斑复活的事的时候,扉间心里就有了一些模糊的想法。他要让泉奈成为木叶的助力。如果泉奈走了与他相反的方向,那么这个阻力带来的后果也会非常可怕。时代变了,就算他们不能真正的友好,也不能总是争斗啊……

而只要在他复活出斑之前,宇智波泉奈就不会对他做什么。

其中一个关键点——秽土转生这个术,他应该好好再研究研究了。不过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扉间道:“这次带宇智波泉奈去是为了彰显木叶的实力,也是为了让其他忍村的人知道宇智波泉奈不会破坏木叶内部的和平。”

挑拨,内部分化,都是常见的戏码了。尤其像他和泉奈这种本身就有些旧怨的,各国一定不想放过任何能让双方打起来的机会。虽然扉间觉得以他和泉奈势如水火般的关系,根本不用挑拨就能打起来。不过,如若可以和平相处,自然是以和平为第一要务。
打起来的代价也很大的。扉间想起火影楼惨遭拆迁的事还心有戚戚,这样的战力当然是要利用起来。

“火影大人,宇智波泉奈没有要求什么吧?”有人问道。这话虽然表面上是说“没有要求什么吧”,但实际上其实倒像是在问“是不是要求了什么”

果然,要问这个啊……扉间并不觉得意外,他看了看众人表情,好像对此都有所答案。他确实是答应了泉奈一件事,但秽土转生这个术村中知晓的人并不多,扉间并不想大张旗鼓地宣扬自己创造的禁术。
想了想,他说道:“我确实答应了他一些私事。”
这句私事算是隐晦地在说不要问了。大家虽好奇也只能暗叹一声,又商议起和谈的条件来。如果有宇智波泉奈在的话,木叶的战力又要重新估量了。初代的逝世使各国蠢蠢欲动,是挑起战争的开端。宇智波泉奈虽不比初代,却也是影级实力的人。他若护着木叶,各国想必也会忌惮几分……

——

正式的议和文件出来已经是下午了,由于火影伤重昏迷,一些关键性地方一直没有定稿。好在第二次五影会谈前终于出来了。

扉间用眼睛过了一遍这份文件,道“可以了。”
至此,五影会谈的准备工作全部结束……诶?
扉间从办公室里猛地站了起来。
忙前忙后差点把这个关键人物给忘了。
昨日他之所以去宇智波家也有一个目地——让泉奈知道自己已经醒了。

醒了,自然可以办好关于他的事。

开完今天的会议,长老团们虽表示会监视宇智波泉奈,但因为有扉间这个与泉奈多年对手的存在,对宇智波泉奈并非排斥到底,在确认他的身份之后,也把泉奈列入了木叶的合法村民。
除了人们还是很信任二代目之外,还有个原因就是现在的时期。战后木叶损失了很多年轻战力,也需要一些优秀的人才来增加底气,这样万一再次爆发战争好有充分的准备。

千手扉间觉得他还是应该再去一下宇智波族地。现在泉奈的身份问题已经解决完了,他也没有理由不在木叶。

——
*不是黑户的泉奈(……)
*接下来终于可以扉泉联合对外了,脚踩敌军,拳打四影(开玩笑的……)不过总归是他俩内部不用打架了。可喜可贺。
*为了扉泉的可发展以及和谐发展,斑近期内大概不会出现
话说我在想……如果扉泉好上了,然后斑出现emmmm

【扉泉】二次生命 7

*从一次被迫救人开始

假如泉奈复活并且救了差点死去的扉间。
此文情感方面恐怕会很慢热
无大纲无文笔的产物
可能有ooc和私设以及各种bug出没。

7

千手扉间一愣,随即想到……确实,如果此时泉奈肆无忌惮的在木叶出现,恐怕会遇上一些麻烦。

那么,“猿飞,长老们呢?”
为了木叶未来的和平发展,他还要给宇智波泉奈收拾烂摊子……
扉间又开始安慰自己道,毕竟宇智波泉奈也是优秀的战力,如果他在木叶的话,木叶也算是添一助力作为实力的象征,也是谈和的砝码。

“现在村中高层在开会。”

“在谈宇智波泉奈?”

猿飞看了一眼问话的老师,他脸色十分正经。猿飞答道,“关于宇智波泉奈的事,因为他们没有争论出结果,而且又找不到人,暂且搁置了。”

“现在应该是在谈议和的事吧……因为老师昏过去了,偏偏后天就要和谈了。长老们都很头疼。”

各国在这次战争中都消耗颇多,也是时候该议和了。这点扉间早有预料。昏迷了几天,还好没错过临近的会谈。他忽然又想起一事,起身道:“镜现在在哪?”

猿飞有点犹豫地答道:“在家吧?”他记得镜现在没有什么任务。

“那我们现在去宇智波族地。”

猿飞就看着老师穿好自己的战甲,看上去很像是要去打架。他神经一跳,感觉今晚不会太平。
但这担心倒是过虑了,扉间只是想以防万一,他毕竟是个比较谨慎的人。
不过扉间也没想到,某个惹祸的人并不在宇智波一族。

——

千手扉间上门的时候,迎接他的却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宇智波火核。

“他不在。”

虽然没点明他是谁,扉间却领悟了他说的是泉奈。

火核又道:“你醒了,泉奈大人也该回来了。”

扉间嘴角一抽,这话听起来好像有歧义,实际却是在说“你醒了(好帮他解决一下身份问题),泉奈大人也(没什么阻挠就)该回来了。”

“长老?”

火核回头,不知何时来的,宇智波镜正一脸乖巧地看着他。火核状似疑惑道:“你不睡觉在干什么呢?”

“听到有声音就出来了。”镜默默地把那句“还没到睡觉时间吧”给咽了下去。

“你们聊。”
火核说完就走,似是对他们要说什么不感兴趣。

“还是在外面说吧。”扉间对着镜道。

事实上扉间并未进入内宅,对于在宇智波宅内谈话这件事……他总觉得很奇怪。

这次也是事情有些赶才过来,还是因为和平会谈就在这几天,他在睁眼时就要赶紧把木叶的隐患都解决掉。

不得不说,这场战争对各国伤害都很大。忍者损失惨重,饶是木叶这样的强国也需要好好调养生息。正因如此,议和这件事就变得很重要,而更重要的是利益分配的问题。第一次五影会谈,风影贪心的样子至今历历在目,扉间甚至怀疑,是因为各国的影得知自己近况,故意把时间安排得这么赶,好让他赶不上。

虽然木叶也有日斩作为他的继承人,真遇到了也有应对之法。
但他毕竟是二代目火影,威慑力在如今也是数一数二的……在那两人都不在的如今。

扉间缓缓的说道:“这几天村子的护卫工作就交给你们了,我是很放心的……镜,你在警卫队这几天注意一下,有没有其他忍村的人。”

镜若有所思,回道“明白了,我会留意的。其实,我也有些疑惑——为什么各忍村的影非要早早的商谈?现在是休战期间也不存在消耗损伤。”

扉间对他的弟子的敏锐颇感欣慰,“还有一件事。”

“宇智波泉奈。”这回三人一齐说道。

猿飞也从默不作声的状态出来,他就猜到是这件事……
镜淡淡地叹了口气,“族里也有谈论这件事对他好奇的人。我从族里打听到,他最近好像是在木叶僻静的地方走路散心。”

“走路散心?”扉间觉得这应该是宇智波火核的意思,算来算去这个人和泉奈接触是最有可能的。然而多年来与泉奈对战的直觉告诉他,泉奈绝对是在研究木叶地形……不行,得赶紧解决掉这个隐患。

“据说还有人看见他买了几本书,都是有关木叶历史的。”镜说道。

扉间了然,这确实是一个不了解现世情况的人会做的事。

“不过,有一本书名字很奇怪。”镜带着些犹豫说道。

“宇智波与火影秘事。”说话的人却是猿飞,看来他已经看过这本光听名字就让人遐想无限的书了。

扉间倒是没怎么在意,这种书就是取个标题吸引别人的。要是真有什么秘密,写书的人怎么会知道?不过显然他心里定义的秘密和写书人的“秘密”有所不同。

看老师面色如常,两个年轻的弟子对视了一眼,决定还是不要把“这是讲宇智波与火影的深*厚*友*谊的”的话给说出来。毕竟总觉得文中描述的友谊怪怪的……

他们直接跳过这个话题,聊了一些村内安全建设的问题,扉间又问了他的其他弟子,并让猿飞告诉他们这几日加强防备。

“不早了,都回去吧。”
扉间长吁了一口气,对年轻人的嘱咐说完了,明天再跟高层开会吧。
他身体刚刚有些痊愈,今晚就到此为止吧。
而且,之后……
关于五影会谈,还有宇智波泉奈的事,都要在近期告一段落,都要处理好。

——
*填坑……
*想一些私设
*昨天晚上突然饿了,就买了酸奶充饥……然后在朋友说买了什么时由于我这九键拼音就变成了「我买了泉奈」……qwq呜哇这个怎么敢买

【扉泉】二次生命 6


*从一次被迫救人开始

假如泉奈复活并且救了差点死去的扉间。
此文情感方面恐怕会很慢热
无大纲无文笔的产物
可能有ooc和私设以及各种bug出没。

6

泉奈坐在千手柱间雕像的头上。水声绵延,湍急的瀑布横亘中间。他的目光投在前方,清晰可见——那是斑的雕像。

这里就是当年他们大战的地方。
飞沙走石、山崩地裂……一场旷世决战,月色之下,一个不得不做的了结造就了终结之谷。

泉奈不禁在心里勾勒起那幅画面。有关终结之谷的信息他都是听火核说的,如今仔细想一想,这场战斗的实际情况恐怕只有对战的那两个人才一清二楚,他哥哥的情况……谁也不知道。

泉奈想到这里时,心里稍微好受了一点。虽然他对死亡仍感到悲哀愤怒,但还是有一份侥幸,希望哥哥只是假死。

“哥……”凝视着对面,他不禁轻声低语道,如同梦中呓语。

大约也是这个时候,泉奈猛然回头:“谁?”
他刚才听见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有人经过。又好像,只是落叶……吗?

-

泉奈站起身来,天边已是残阳一片,看来他在这里待得够久了。

自他向火核问了终结之谷的所在地后就常来这里。有时发呆,有时思考,有时也会在这里练习忍术。
他现在不在木叶的中心区域,主要原因还是千手扉间目前还在晕着,泉奈自觉现在回木叶大概会发生很多问题。

他并不想被人质问、追捕,就暂且找安静的地方休息休息。有什么事等扉间那家伙醒来,让他处理吧。

前几天他与千手扉间一战的动静有些大,火影楼可怜地被火焰烧然后被水熄灭,有时甚至强风和雷电也要再添上几笔,虽然扉间已经在尽力阻止,最终还是免不了修建的结局。
后来,到底是光天化日之下打架有些太招摇。围观者一多,村子里也有些流言,猜测他是宇智波泉奈。然后群众们又把焦点转到了二代火影与宇智波泉奈之间的恩怨情仇上……
当然,村中高层不想这个,而是探讨着有关宇智波泉奈的解决方案。

但有一点是大家都很好奇的,就是为什么他们后来停手了呢?

高层们感觉胆战心惊,尤其是有过旧时战场经验的忍者们更加明白宇智波泉奈可不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

而民众们则更八卦一点。
写书的喜欢跌宕起伏的戏剧性发展,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了大胆的猜测。泉奈看到过火影为了村子和平答应退位,忍辱负重的戏码;甚至还有他和扉间虽然是仇人但是感情深厚,最终还是没狠心下手……这种十分荒诞无理的猜测。

人们的关注点其实也并非总着一处,只是这乱世中难得一瞬安宁不由得想找些闲话解闷,兴趣并非那么浓厚。

宇智波火核委婉的和他说:“如今,还是避一避比较好……”

泉奈也不没选择停留在现在对他来说有些陌生的宇智波一族。

他趁着这几天暗中逛了逛木叶,还找了几处适合睡觉的地方,正是一举两得。

泉奈也顺便买了几本书,主要是看看木叶建村之后的事,好对此有些了解。
又从茶馆等人多嘴杂的地方分析分析一些表象的情报。此时第一次忍界大战基本结束,签署和平协议也是迟早的事。无数的人命消逝于战争之中,哪怕这和平并不长久却也弥足珍贵。大家最近都比较高兴,甚至有闲心开开玩笑八卦了。
火影能胜利归来也是一件很大好事,即使归来不久就晕倒了……
高层交代还算及时“只是查克拉过度,没什么事。”
这主要还是给外村看的。在这个关头,可不能出什么岔子。

事实上,火影受的伤并不轻。

——

病房内

白色的灯光照耀下,千手扉间的脸色异常苍白。哪怕是千手一族令人艳羡的恢复力,他这次也实实在在休息了好几天,而且由于伤势过重还强行打架又加深了伤口,就算他此时终于醒来仍有许多需要调理的地方。
但比起他的身体,他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那个跟他刚打完一架的宇智波泉奈。

“老师?”
猿飞看着平时睿智的老师难得露出一副十分烦恼的样子。

这一声把扉间从自己的思绪中唤了回来,他刚刚清醒,脑子里还残留着那人愤怒的眼神还有一副既哀又恨的模样,让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宇智波泉奈,你对他了解有多少?”

猿飞一愣,老师虽然在问他……但又好像不在问他。
猿飞带着些犹豫回答道:“他是宇智波斑的弟弟,罕见的万花筒写轮眼使用者……”

这个说法可以说是中规中矩。
“人们现在关于他的印象可能不多了。”扉间叹了口气,接着道:“宇智波泉奈活跃的时代,还是过去了。但……他的实力摆在那里,哪怕他现在没做什么,还是不能小觑,一定要小心。他很强。”

扉间顿了一下,缓缓地问道,“我昏迷的这段时间,他没做什么吧?”

猿飞回想了一下,村中高层为掌握不安定因素的动向,这几天寻找过宇智波泉奈,但总是一无所获,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不,与其说是消失,应该说是刻意躲着吧。

“他几天,没有出现。”

——

*努力想剧情中……

【扉泉】二次生命 5


*从一次被迫救人开始

假如泉奈复活并且救了差点死去的扉间。
此文情感方面恐怕会很慢热
无大纲无文笔的产物
可能有ooc和私设以及各种bug出没。

5

这些年发生的事也不少,宇智波火核听他问道族长,在哪里?他怎么说?终结之谷吗?他暗暗叹了口气,也不想追问泉奈怎么死而复生。
宇智波火核迎着他疑惑的目光,挑了挑这些年与族长有关的事讲。
可早晚还是要提到终结之谷那一战。

“族长已经——”

“不,那不可能的。”
声音微微颤抖。
泉奈打断了他的话,他的眼睛已是一片血色,他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会这样。

他不信,他哥哥打不过千手柱间。
但千手柱间确实很强。

那人说他哥哥没死。
但也许是骗人的。

……

一瞬间各种思绪纷涌而来,恍惚间不知天地明暗。他好似回到最黑暗的时候,但那时有哥哥对他细心照料。阴差阳错生死相隔,简直就像是命运无情的嘲弄。

泉奈说是不可能,其实心里已经信了一半。这一半已将他的心赌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他这一刻什么都厌、都恨,从浓郁的悲哀中生出了一种破坏的欲望。
眼前宇智波火核担心他的脸看起来也是那么使人难受。

“为什么,他们,要与他对立?”

泉奈一字一顿的说道。

他的神情看上去不是很愤怒,那是一种表象的宁静,像是暴风雨前的片刻安宁。

火核劝道:“泉奈,你先冷静。”

泉奈没有听,他不想听任何人的话。他越过重重围墙,翻出了宇智波族地。

街道上,人们脸上有着笑容。那笑容好像要把他的心里划伤。泉奈不知怎么这天地这样大,怎么哪里都那么陌生。

他走了几步,视线比刚才宽阔了些,一抬头便能见到木叶的火影岩。它建的很高,远远的望去也望得到。那两个人头看起来格外刺眼。

仿佛一下子找到了目标,泉奈往那个方向走去。

火影岩下是火影的办公楼。一个火字很显眼的摆在那里,泉奈在这下方停了停,这里很不寻常,大概是村内要地,还有人在此护卫。
他想,如果自己闯进去……

“宇智波泉奈!”

是一个熟悉得令人厌烦的声音,泉奈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千手扉间。他冷笑了一下,正愁找不到人发泄,来的真是时候。

——

千手扉间看到那双鲜红的眼睛时就觉得糟糕。

“千手扉间……”泉奈低低的说道,像是咬住了敌人的命门,带着些危险的意味。

“泉奈,你冷静!”扉间思路活跃,马上就想到如果他们打起来引发木叶内乱,届时各国趁乱入侵,后果将无比严重。

“冷静?”泉奈嗤笑一声,他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人,愤恨着道:“你哥哥被杀了你也会冷静吗!!”
但有些时候,道理是无法讲通的。
“对于此事,柱间大哥也一直很后悔。所以才会这么早就离……!泉奈!”
“火遁*火龙炎弹”
千手扉间匆忙结印用水遁对付过去。
气愤的人是听不进话的,两人都是忍术高手,分钟内就能几个忍术打下去。一时间又是火又是水的。千手扉间感觉自己这栋火影楼即将面临重修的命运,护卫的暗部甚至宇智波警卫队的人都赶来了,搞得他越发头痛,现在泉奈恐怕只知道破坏了,但扉间既不能杀他,又不能让他杀人。如果这个不安定分子不能被安抚,在这个晃荡的世界局势里,说不定又会引起一场盛大的战争,毕竟木叶是块好肉,谁都想咬一口。可他现在说这些话无异于对牛弹琴。
情急之下,他趁着泉奈愤怒之下出现的破绽,与他擦肩而过,耳语道:“我有让你哥哥复活的办法。”
宇智波泉奈停顿了一下,他残存的理智使他终究还是停手了。他是知道千手扉间的本事的,虽然变幻生死这件事听起来太令人震撼。但他自己站在这里,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泉奈并不明白原因,但既然有可能,他就绝不会放弃。
不过,这家伙没在骗人吧……
宇智波泉奈紧盯着千手扉间,两人暂且处于一种诡异的和平之中。

良久,泉奈还是相信千手扉间不会,也不敢拿这件事来骗人。怒火浇熄后再烧起会更旺盛,扉间也并非蠢人。

“好。”泉奈盯着看起来更加狼狈的扉间说道:“但如果你做不到的话……”

他话没有说全,扉间已在心里补全了。不过此刻,不管未来能不能实现,他终于得以喘了口气。

扉间看着泉奈离去,刚刚恢复了些又被过度消耗的身体早就筋疲力尽,这时微微一放松就直接倒下了。

——

*此时泉奈一心只想杀扉间,毕竟是杀已仇人。以后大概不会打了吧……大概。
*放飞自我中_(:з」∠)_……

【扉泉】二次生命 4


*从一次被迫救人开始

假如泉奈复活并且救了差点死去的扉间。
此文情感方面恐怕会很慢热
无大纲无文笔的产物
可能有ooc和私设以及各种bug出没。

4

泉奈正往木叶方向赶去。

——

这边,千手扉间被他不管不顾弃在森林里,对他头痛至极。

扉间搞不清楚宇智波泉奈到底怎么想的,为什么救了他又一副想杀人的样子?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当然是,他怎么活了?
他一瞬间便想到也许是宇智波家用了什么,让他身体复活的。要验证可以潜进宇智波族墓地一看,但那风险很大。扉间不信那个宇智波斑会不对他弟弟泉奈的尸体特别保护。而且,真相应该不是这个。扉间对宇智波泉奈的了解可以说是非同一般。他自然看得出,这个泉奈是全盛的样子。他的眼睛最后可是给宇智波斑的。但有一点值得在意——他思想却很可能并非最强盛那几年。如果说区别,大概是恨意与不满更深了……更接近当年他重创泉奈的时候。

过去为了杀死泉奈,他终于研究出空间忍术飞雷神,并且成功致其重伤。但如今宇智波与千手的关系今非昔比,他必须考虑宇智波一族是否会因他对曾经族中高层下手而感到不满,他不能让小人借机生事。况且,宇智波泉奈莫名其妙过来救了本应在此丧命的自己,千手扉间觉得自己还真未必能如当年一般狠心出手。

宇智波泉奈,宇智波泉奈……感觉这人又将成为自己未来心烦的根源,真是让他不得安宁。

他心里还有些记挂他的弟子们,本来想这次自己牺牲后猿飞继承火影的位置。如今突然冒出个宇智波泉奈救了他,千手扉间觉得不仅是泉奈无法接受如今的木叶,他也要好好反应一下如今的形势。

猿飞是让他很放心的一个学生,有能力也聪明。
但宇智波泉奈的出现让他无法放心了,他不认为尚且年轻的猿飞能压得住这个过去就很是厉害的宇智波。他不得不看着这个危险人物。
而现在这位危险人物就不在他的视线内了。千手扉间此时伤势好了一些,便顶着疼痛来找人。

幸运的是,宇智波镜一行人因为敌人被打败也来找扉间,不一会儿就碰上了。
双方免不了谈到宇智波泉奈的话题,几人对此都十分惊讶,毕竟谁都知道宇智波泉奈已经死亡,而且还是……千手扉间下的手。

扉间此时却无心想泉奈死与活的问题了。刚刚从镜口中得知泉奈回宇智波家了。扉间感觉身上要出一身冷汗,泉奈一定是想找宇智波斑。但那人已经……被他哥哥杀死了。现在最要紧的是防止他发疯。

“现在,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回木叶。”
千手扉间做下决定,他只希望自己不要晚了。

——

风吹起一片落叶。
泉奈的头发微微有些翘起,他用手拂平了一下。
他站在宇智波族地的一处地方,这里再走几步应当就是族长的屋子了,他开始想如何给哥哥一个惊喜,但思来想去也许自己还在就已经是个惊喜了。如果不是怕荒唐没形象,他此时简直要笑出声。

他推开了门。

有时安静反而让人觉得可怕。泉奈犹疑地迈进屋子。这屋子没有他哥哥的气息,倒像是很久没住过人了,这个想法一旦出现就席卷了他的整个内心,获得了身上每个细胞的认同。
泉奈心里有些轻轻的颤抖。
就算宇智波家的模样有所改变,但在搬迁中族长房屋建制也应该所差无几,这就是哥哥的屋子。
不,不是。
泉奈反驳自己,不是这样的。他想。
也许改变了,这不会是哥哥的屋子。
这屋子好久没人住了。所以,不是。

他倒退着走出门,打算往人多处走去,询问他哥哥的去向。

“泉奈?”

看来不用去找了。
泉奈回过头,说话的人却是一个熟人,宇智波火核。
虽然年纪大了些,泉奈看见他还是颇为怀念,他直接问出了现在他最关心的问题:“族长现在在哪?”

“族长……”

——
*宇智波火核也是个露脸的长得还挺好看的角色。如果我没记错,他是斑的手下。
嗯……开始我的私设。
*下回大概会打起来吧

【扉泉】二次生命 3

*从一次被迫救人开始

假如泉奈复活并且救了差点死去的扉间。
试图扩展一下当年的脑洞。试图正经。
无大纲无文笔的产物
可能有ooc和私设以及各种bug出没。

3

“木叶,是宇智波斑取的名字。”

泉奈听到他这样说道。

在敌人基本倒下,四周只剩他们二人的情况下,这声音清晰的敲入耳中,生生的把泉奈刚想出口的“算了,不用你跟我说”给堵在了嘴边。

木为千手,叶为团扇。他第一次听到这名还想过,肯定是那个肉麻的千手柱间想的吧。但此刻知道是他哥哥宇智波斑所取的名字,却也没觉得惊讶。

这份认知让他恍惚又好似回到发现斑与千手柱间成为朋友的时候。他不喜欢千手柱间对哥哥的影响,但等到多年以后再回首却又明白了,他们很多想法是相互影响的。
但他还是不喜欢千手柱间,更不喜欢千手扉间,然后是一堆记不清名字的千手族人。

说是有多大的怨仇,其实无非是一场场战斗的积怨,两个强势的家族恰巧生在了这个时代里,被推着打架,战场无情,久而久之双方手上就沾染了无数鲜血。

泉奈不是不懂,但他仍记得战争中死去的兄弟,最后……可笑的是,自己被千手扉间重创而后身死,却还要去救他。
但泉奈还是救了。
他想再好好活着,去世时自己哥哥那份掩饰不了的难过也让他内心如坠深冰。一如过去他为了那些刻在墓碑上宇智波族人的名字而难过。如果这样不幸的事有挽回的余地,他犹豫后肯定还是会踏上现在的路。

因为已经失去过一次生命,泉奈更能体会到再拥有是何种滋味,一想到能再次与哥哥并肩而行就觉得什么痛苦都可以忍受了。

千手曾送来关于两族和平的提议。
作为宇智波一族的高层,泉奈也知道建村的事,但对于他来说,千手一族狡猾善辩,谁知会有什么阴谋,他不想同意。但如今他亲眼见到那从未见过的护额带在族人身上。可想而知,这村还是建成了,木叶。
木叶。

他也不是毫不讲道理的人。以前反对议和毕竟那时还没建出一个木叶来,但此时木叶就在这里,他倒也不会去刻意的破坏,这对宇智波一族也没什么好处。

就算不知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事,泉奈凭着自己的对自家的了解也能猜出些来:族人选择妥协,但哥哥为了他一定会与千手死战,最终同意和解很有可能是宇智波战败了,那么为了争取未来的利益,不至于在更糟糕的情况下和解,他哥哥确实有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

不过……从他死后到如今发生的事,倒应该好好问问。这肯定不会跟眼前这个死敌说,他要回宇智波宅给他哥哥一个惊喜。

看着眼前伤重的千手扉间,泉奈想到自己也曾被他重创过,一时有些火大。

“那个孩子是宇智波吧?”这句话其实是不带任何疑问的。他带着些讽刺说道,“扉间,你也会带宇智波?”
泉奈觉得自己没必要在这儿呆着,走之前还不忘刺他一句。

他也不理千手扉间那沉下来的表情,直接就往有着写轮眼的孩子那方向赶去。

“泉奈!你想干什么?”出于师徒情谊以及对宇智波泉奈的警觉,千手扉间一时有些担心他会做些什么事来。
但可惜的是,他此刻重伤未愈,还要等着查克拉恢复些才能过去。

泉奈已经到了那几人与忍者厮杀之地。
这些人的实力并不如与千手扉间对战的忍者,他直接用幻术加火遁直接使他们相继倒下,周围一下子安静许多。

他满意的笑了笑,看向自己想找的那少年,大约十几岁的年纪。泉奈并不认识,但他认识写轮眼,万花筒还是太稀有了。在族中,三勾玉也是很优秀的战力。

——

宇智波镜震惊得无以复加,内心波涛起伏,表面却不露声色,他下意识的走了一步,站在队友前,带着些维护。

泉奈顿了一下,不禁猜测着,这几人中不会有千手一族的吧?
方才他赶去救人时匆匆一瞥,看到这六个孩子中有宇智波族人,便以为这几个都是。但刚才与千手扉间对话中猜到了成立村子,自然也怀疑这六人中也有他族中人。此时站到他们面前一看就更加明显了,这长相一点也不宇智波。

不过泉奈暂且不想关心这些人是谁,他对着宇智波镜问道:“宇智波族地怎么走?”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宇智波镜继见到万花筒写轮眼之后第二次懵了。

泉奈不愿在千手扉间年前暴露自己不识路的问题,也不愿向他问路,索性来找这族人了,却没想到自己给别人带来多大惊吓。

“这……这里,从这往南走,一直走出这片森林,然后再……”
镜回想着来时的路,向泉奈复述着。待说完后,忍不住问了句:“不知前辈是?”他心中有一个猜测,却觉得这猜测太令人吃惊了些。

“你难道是宇智波泉奈?”这猜测直接叫他的同伴问了出来。
但泉奈可没有心情和他们聊天,想到即将能见到哥哥,他语气也变得温和了一些,笑着对镜说道:“你以后会知道的。”

于是林间树叶沙沙响动,只余下一个跳跃的背影。



——

*泉奈的心路历程
*千手一族领袖千手柱间拥有木遁的血继界限,“叶”代表宇智波一族(宇智波一族族徽外形是扇叶)——百度百科
斑是看着树叶取名的,但其中意思大概是这样。有没有佐证我还没补到,如果不是请当做私设吧_(:з」∠)_
*开始想一些奇怪的私设

【扉泉】二次生命 2

*从一次被迫救人开始

假如泉奈复活并且救了差点死去的扉间。
柱斑遥遥无期QAQ,我怀疑自己根本写不到……
无大纲无文笔的产物
可能有ooc和私设以及各种bug出没。

——
2

他看起来很年轻。
看上去意气风发,正是少年最风光肆意的时候,就像很久以前与千手扉间在战场上打架最多的那时。但那只是一眼看上去,最外层的表象。千手扉间的观察力是数一数二的,很快就发现眼前的泉奈其实更像是他们最终一战时那副冰冷的模样。尤其是那种眼神……满浸着血色,让他想起与宇智波泉奈的最后一战,不死不休。

“你现在的样子,真是可笑。”不出意料的,泉奈冷笑着嘲讽道。

仿佛时光的洪流渐渐倒退,过往的点点滴滴又再度重现,他确实有很多年没见过这样的宇智波泉奈了。
千手扉间当了些年的火影,为人处世也变得更加冷静。如果是当年,他也许会为此回个水遁之类的。但一是此时他查克拉消耗过大;二是,他作为火影必须要考虑更多,这人可是个危险份子,他可没忘了宇智波泉奈对千手的仇恨。木叶现在经不起风浪了,但此人却很有可能掀起风浪。和他哥一样,宇智波总是这么不省心,可是……扉间颇有些无可奈何。
不管怎么说,此时竟然是宇智波泉奈救了他。无需怀疑,他虽没有大哥直觉敏锐,但认出自己一生的对手,却也可以准确无误做到的。

千手扉间感受着自己的查克拉,算计着自己何时能够自如出手。却听那人突然抛出来一句,“那几个孩子头上戴的图案,是什么?”

宇智波泉奈还不知,在他死后,千手与宇智波谈和的那一天。不知,他哥哥曾要求千手柱间杀死自己或者弟弟扉间来换一个和解。也不知,明明下了决定,却又在关键时刻拦住柱间动作的那双手——那双手的主人,他的哥哥又是怎样的心情。然而,这世界上终是有了一个木叶,各族在此修房建屋,苟全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和平。纵使,这和平并不完整。

但宇智波泉奈的记忆却还停留在那年的战火纷飞里,停留在他和千手扉间那场最后一战中。
那个符号是什么东西?他并不明白。

扉间面色古怪。他还想过也许宇智波泉奈的灵魂因为宇智波的禁术或者一些别的原因在世间游荡。现在看来,却像一个突然重回人世的人,让他想起自己那个不完善的禁术——秽土转生。
不论如何,自己比他知道的多,这点总是好的。且关于宇智波斑的事……如何解释,也是个大麻烦。
思维翻涌不过一瞬间,扉间遵从本心,答道:“那是木叶的标志”

“木叶?这名字谁起的?”泉奈的面色还是那样冷,语带质问,他好像明白木叶一词的含义,又好像不明白。

二代目大人不禁头痛起来,他开始思考,如今的木叶,宇智波泉奈会接受吗?

——

专心为木叶考虑的已经多年在职二代目火影不再热血火爆小年轻的仍是单身汉的扉间聚聚(づ ●─● )づ

一心一意心向哥哥的天下第一的宇智波斑吹兼宇智波吹顺带黑千手一把心里还想干[无歧义]死那个扉间的泉奈大大(´▽`)ノ

——
*总感觉接下来会私设如云
*而且火影这个时间线我捋不清了,就当扉间当火影也有一阵子了吧,话说他到底是多大啊啊啊啊不知道……毕竟他的脸还是比较年轻,千手真好
*其实还没怎么开始补剧情。忘的差不多了,先写再说_(:з」∠)_
*火爆是夸张手法。话说泉奈的人设是温和?但从不同意千手的和平提案这一点来看,温和绝对是对宇智波的……千手就算了。这俩人算不算是……年纪轻轻的还有两幅面孔
23333
*泉奈的反应下次解释
*其实我总是想,泉奈见到二代被金角部队他们逼的很惨,会不会想……你都杀了我了还差点死在他们手上!辣鸡!
*指望相杀的两人突然相爱是不可能的,慢慢来。

【火影/扉泉】二次生命

*从一次被迫救人开始

假如泉奈复活并且救了差点死去的扉间。
柱斑上线未定,不知会不会上线。
无大纲无文笔的产物
可能有ooc和私设以及各种bug出没。

2   3   4   5   6  7


1

宇智波泉奈在一片黑暗里睁开了眼,他猛的大喘了一口气,不可置信的感受着生命的迹象。

他怎么会活回来?

心脏还在跳动,泉奈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一下一下的节拍。
不仅如此。
为了哥哥的光明,泉奈曾献上他的双眼,但眼睛上附带的力量也随之而去。
而如今,自己可以清晰的察觉到……
他的眼睛回来了。

“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吧。”
黑暗中,泉奈听到了一个沙哑的声音。

“是我让你复活的。”
泉奈试图找寻那声音的来源,可是不知那说话的人用了什么方法,声音就如同四面八方打来的潮水,不知其源。
“你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我是什么人,你不需要知道。至于目地……我毕竟将你的灵魂带了出来,你去帮我救一个人,我放你出去。你的兄长还没死,你不想见见他吗?”
如果提起别的,泉奈还会稍有犹豫,但是,他确实很放不下他的哥哥。在他眼里,千手一族是十分狡猾的一族,他们自小仇深似海,但那个千手柱间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让哥哥对他视为挚友,还有一个最烦人的千手扉间,阴险狡诈……
想起他,泉奈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他知道自己和他在战场上总有一天要一决胜负,但没想到赢的那个人竟然是千手扉间。

“我同意。”
他暂且不想理会未来的可能会发生的事。只是现在这一刻,谁又能放弃自己的第二次生命呢?
泉奈想看看自己的哥哥。
也想看看……他的死敌千手扉间。当然,是想看他的死法。
“交易结成。我这就送你出去,但是你要记住,假如你救不了应该救下的人。你将再一度死去。并付出你背负不起的代价。”
“你要救的人是,千手扉间。”
“?!!!!!!”

——

光明的到来几乎是转眼之间。
太久不接触光,这下子刺得眼睛生疼。宇智波泉奈不由得眯起了了眼睛,脑子里全是那句“千手扉间”
千手扉间?
自己盼着他死还来不及,还要救他?!
泉奈这时正处在一片森林中,穿着的还是自己在宇智波族地的习惯穿着。
凭着多年来的战场经验,他轻易地找到了一处隐蔽的地点。
衣服一拉,自己胸口的伤不见了。那是扉间飞雷神的术所造成的。
伤是不见了,但是过去是不可能磨灭的。
“千手扉间……”
泉奈犹豫了,救他,活下去。不救,死,还可能有别的代价。
似乎救人是稳赚不赔的交易。但是对于与千手扉间交战多年的他来说,却是一个难题。
还有……哥哥。哥哥还活着。
宇智波泉奈叹了口气,他做好了决定。
救下千手扉间。日后,总有机会杀了他的。而且……他也希望,千手扉间死在自己手上,不是别人。

做好选择之后,他开始观察四周。经过适应后,眼睛也开始习惯光了。
活着还真是件美妙的事。更值得珍惜的是……光明。
不同于失去眼睛后查克拉逐渐枯竭,他如今的身体里流淌着充足的查克拉,但是基于现在的情况,还是暂且不使用比较好,他不想在不了解情况下轻易的暴露。
泉奈在树间跳跃,他并不是感知型的忍者,但是他的死敌扉间是,为了对付他,泉奈是研究过感知的,并且也可以做到对四周的探查,隐蔽也可以,可惜的是对于千手扉间这样的忍者,他的隐蔽是没什么用的。
不过,对于他们……不难。
泉奈站在树上,他现在的视力绝对是最佳时期的。不远处几个孩子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得很清楚。
一共是六个孩子,穿着一样的衣服,在与敌人战斗。
他们的头上都绑着的是什么东西?哪个家族的护额?
……没见过啊。
不对劲,那个孩子怎么会有写轮眼?宇智波的族徽不可能变成这个样子了吧……
千手扉间领着一群宇智波家的孩子?不可能……不可能……
泉奈决定先不管这些。
他的目光放在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人。
千手扉间。
“真狼狈啊。”泉奈慢慢靠近。轻而易举地杀掉了接近他背后的敌人。
红色的写轮眼里倒映出千手扉间见了鬼似的神情。
“宇智波泉奈???!!”
作为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二代火影,千手扉间极少如此失态。
好在之后他又镇定下来,心里思索着敌人的幻术会逼真到这个地步吗?
这让他不由得重新断定云隐部队的实力,也许他们研究了一种神奇的忍术,虽然不知道见到的人竟然是泉奈。
“你,不会把我当成幻术了吧?”
泉奈似笑非笑,他倒没想到千手扉间也有如此愚蠢的一天。
其实这也怪不得千手扉间这样想,毕竟是他亲手重创了泉奈,他当然对自己的下手极有信心。
捡起地上掉落的刀,泉奈快速的解决掉了几个棘手的敌人。不同于已经满是伤痕的千手扉间,他现在可是精力充沛。
“你——咳咳”千手扉间百思不得其解,想问话,鲜血却一下子涌了上来,五脏六腑都像是被挤压一样,疼痛难忍。他的旧伤未愈,又添新伤,麻烦不小。好在目地是达到了,几个孩子都已经突破了包围,剩下的人并不多了。
现在唯一值得关注的就只有眼前这个人,年轻的泉奈。

——
清理便签时发现的2016年的脑洞
火影的剧情已经忘的差不多了,有好一阵子没接触过了_(:з」∠)_还得补一补人设剧情……
发上来希望鞭策自己写完

关于卡卡西和带土
卡卡西。
在漫画177话里,卡卡西说“我已经……没有最重要的人了。因为……他们都被杀光了。” 他是笑着说的。接着他说,“失去亲人的痛苦,我比谁都清楚。” “只是……说起来你我的确都不够幸运,但也不是最不幸的。因为我们不是都已经找到了最重要的伙伴了吗?”
对于卡卡西来说,最重要的伙伴也就是带土和琳。
带土为了救他而死(卡卡西当时认为),琳更是被亲手杀死。
最(重音)重要的人除了伙伴以外,应该还有父亲和老师水门。这两个人也是英年早逝。
自九尾袭村后,卡卡西就失去了他所有的最重要的人。
其实按经历还说,卡卡西的一生也是充满悲剧。(火影里的悲剧真的好多……)

宇智波带土对于他这一生来说,到底算是什么?
卡卡西对于父亲的自杀感到痛苦。
任谁也不想面对那些关于父亲的闲言碎语。他选择否定自己的父亲,遵守忍者的规定。
在琳危险时,他反对救琳,并且认为对于忍者来说,感情这东西根本就是多余的。
他这样说服着带土,又像是在说服自己,在反对父亲的举动。
在带土质疑这是否是他心里话时,卡卡西犹豫了。他想起了父亲,最终还是回答,是的……
但是带土否定了这一切,带土的话给了卡卡西另外一种可能,他把卡卡西的“规则”观念打破,重塑了“朋友”的观念。
卡卡西坚持贯彻了一生。
这取决于什么?假如没有带土,四代和琳有一日会说这话吗?琳并不了解,四代了解白牙事情的始末,但有些话未必就能像带土这样说出来。
在卡卡西少年时代的这个时间点,这个伙伴危险境况下,带土告诉他无视同伴的人才是最差劲的废物。
正当其时,恰到好处。
这句话将他人生拐了个弯。
带土是无可替代的。他重视伙伴,善良,乐于助人,他与卡卡西是队友,他可以坦诚地说出自己对规则的看法。
再也不会有人能给卡卡西的一生,给他的理念带来如此大的冲击。
于是他看到带土心中的光明,看到他身上的闪光点。
这一天,卡卡西被带土打动,承认他信任他,当他是朋友,与他并肩作战。
这一天,这个朋友因他而死,死前甚至把自己珍贵的眼睛送给他。对于宇智波来说,写轮眼这样的血继限界是他们的骄傲,不是感情到了,是不会有这样的举动的。
(有过的斑和泉奈,鼬和佐助,鼬和止水,那感情自然是十分深刻。)
宇智波带土做到了。
这样的朋友,无论是谁都忘记不了啊。
如此纯粹的真心让卡卡西难以忘怀。
慰灵碑上刻着的名字也刻在了卡卡西的一生,深入骨髓。
他带着带土的眼睛活下去,用着他的写轮眼,为他看这个世界。
卡卡西是天才中的天才,不是一定要用写轮眼去打倒敌人。毕竟他的查克拉量少,而写轮眼又需要大量的消耗。
但是火影里我们看到知名的拷贝忍者的名号。
卡卡西要让带土的眼睛为人所知。
那是英雄的眼睛。
他为这眼睛扬名。

-
……心血来潮写点东西,有点乱,想到什么写什么。
起因是最近玩火影忍者手游……操纵着少年带土的我在小队突击中遇到了成年卡卡西……期间我还用了带土的大招,这个三人一起的技能,水门,仔卡和带土。
最后还是被成年卡卡西虐死了。用了金币复活QAQQ